琐碎的片段。

走下去呗,反正不怕迷路

记得很久以前,组长在一篇随笔里写自己体内的路痴属性没脸盲那么严重,看到这里我拿着手机笑了。

我大概把认人的技能点都点到认路上去了,走过的路总能记得,但见过好几面的人却是扭头就忘。

认路一把好手,于是我就没事喜欢到处逛逛,不管是熟悉的地方还是陌生的街道。旅行到一个城市,安定下来第一件事便是上街逛一逛。我固执的认为,认识一个城市就是要看它的大街小巷。

就是在街上常见的那种人,拉着背包的肩带,挂着耳机,把手机收起来扔到侧兜里。自己一个人,有时带着同伴,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,调动自己的感官去观察这些地方。

至于在不认识的地方迷路这类的问题,我似乎真的没有考虑过。

上一次在陌生的街上走己经是一年前的事了,去帝都的路上经过天津,留下来住了一晚。本意是想听场相声,可惜最后一场早已开场,没事情做,就沿着那条街随便走走。交错的胡同,以及路灯下卤煮冒出的腾腾白气,我慢悠悠的边走边踮着脚跳地上的砖格子,然后一抬头——

次奥,这个地方我不认识。

那种寻常的夜晚,三三两两的人走过。骑自行车的老爷爷,拎着购物袋的一家三口,背着书包的中学生,一个个从我身边擦肩而过。柏油路面在灯光里泛着白亮的颜色,我站在人行道上,夏夜吹来点儿带凉气的风。真的,一点迷路的恐慌都没有。

在济南住过一段时间,芙蓉街后面。我喜欢从那些七拐八绕的巷子里走,能一直走到大明湖再拐到泉乐坊。工作日往往不会有太多游客,可以悠闲的插着口袋走过那些还没被拆迁、改造的老房子,不用小心翼翼的绕开人群和垃圾。

后来听说那里也被开发成景点了,前段时间就特意回去了一次。房屋被重新粉刷了,街上开了许多文艺气质很足的店,挺热闹。

虽然肯定了这些老建筑绝对不会被拆掉了,可是站在以前的门口看着新粉刷过的墙,还有崭新的匾额,有点失落。好像找不到了什么东西,可又不知道那是什么。只是神经质的在街上徘徊,看着人家的店铺想着另外的名字。

溜达最多的地方当然是故乡。我管它叫“三线城市的郊区”,是个骑自行车就能逛完的北方小镇。往南走是山,往北走是田,往西走就能看见黄河。虽说在这里连KFC都是稀缺物,但我在这里出生,在这里长大,不管我有多嫌弃它,它都是我的故乡。

“把我扔在这里哪儿我都能回来。”
话这么说,事实也是如此,经常包都不拿就出门神溜。

这区稍偏的地方有一家便利店,永和豆浆不负责任的关门时,它就成了唯一一家24小时营业的地方。有时候下了晚自习我会到那里啃个热狗之类的,久而久之,售货员和我熟络起来,肯让我自己去拿吃食。

坐在店里的长桌旁,耳机里放着不知已经到哪儿了的歌,掏出本子写写东西。我觉得这样就挺好,朋友笑我提前进入了老年生活,我不满的反驳:“你见过哪个老年人这么有精神?”

因为我还年轻,所以有的是时间。
要不,我也不会独自出来散步,更不会像这样坐在便利店里写字啊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Halcyo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