琐碎的片段。

他们的颜色

纳兰妙殊:

菲茨杰拉德,是金色——这个大概没有异议,他的小说像香槟金色的酱汁,像自助餐厅里的小型巧克力瀑布,绵密无缝隙、无休止地、香滑地流下来,什么东西伸进去蘸一下,没头没脑地就香滑了就金灿灿了。


毛姆的小说,虾粉色。虾肉刚煮熟的色泽,那个粉色鲜美得能从眼睛里一跳跳到舌头上,让人想立即给它蘸上芥末和醋。但稍微一放就老了。


狄更斯的小说是红色的,勃艮第红,山楂红,也是下雪天忽然见到有人戴红围巾那种红。


另一个我觉得是红色的是张爱玲。但她的小说的红,是人手上冻疮的红,表皮肿胀着,泛着不祥的隐隐亮光。


D·H·劳伦斯也是红色...

 

走下去呗,反正不怕迷路

记得很久以前,组长在一篇随笔里写自己体内的路痴属性没脸盲那么严重,看到这里我拿着手机笑了。

我大概把认人的技能点都点到认路上去了,走过的路总能记得,但见过好几面的人却是扭头就忘。

认路一把好手,于是我就没事喜欢到处逛逛,不管是熟悉的地方还是陌生的街道。旅行到一个城市,安定下来第一件事便是上街逛一逛。我固执的认为,认识一个城市就是要看它的大街小巷。

就是在街上常见的那种人,拉着背包的肩带,挂着耳机,把手机收起来扔到侧兜里。自己一个人,有时带着同伴,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,调动自己的感官去观察这些地方。

至于在不认识的地方迷路这类的问题,我似乎真的没有考虑过。

上一次在陌生的街上走己经是一年前的事了,去帝都的...

 
2015/3/5 1  

今天看见这么一句话。
“—孤独怎么说?—I love you ”
然后我想,改改的话就刚好符合我。
“—无奈怎么说?—I love her "

 

更喜欢以前的LOFTER

 
2014/11/22    

没什么不好的

 不管你拥有什么,我们生来就是孤独。
 这应该是LOFTER寄来的邮件上的话。

 “让我再看你一眼,星空和黑夜,西去而转折的飞鸟,我们生来就是孤独。”李志是这么唱的。我并不喜欢这句话,我们忙忙碌碌的充实自己,结交朋友,让你一句话就又打回了孤独,讨不讨厌。
 颇有几分自嘲的感觉。这种话啊,就是在说出来之后让人恨不得冲上去捂住他的嘴巴让他闭嘴,但却无法反驳,不能站出来指着他说:“你说错了。

 因为说得没错,我们就是孤独,就是掩饰,就是连自己都不了解自己。

 谈到孤独,这是个好东西。它不会令人头脑发热,也不会麻痹人心,还促进思考和创作。但是绝大多数...

 

想到今年回家吃饭的时候,会被一群人围着问:有男朋友了吗,给你介绍个啊。就恐慌得不得了。

 
2014/1/11    

© Halcyon | Powered by LOFTER